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

好啦,看到这句话你们大概不知道我要说啥,不过我要讲的其实对于你们来说也是就破事水而已。

之前差点出差,叫到那个“撒尿都不想朝向”的地方去,和另外一个同事一起,结果呢,走之前以前有关领导打来电话,说不用去啦。那种会议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、我同事都送了一口气,出差一周,他家没人带孩子,我去了那个地方就浑身不舒服,好啦不用去了,安心在家上班多好。

可是呢,人啊,除了要考虑自身的努力,还要考虑历史发展的进程。高高兴兴以为不去了,世界都会好起来。

会这样么?当然不会咯,隔天,他手伤了,弄了条几厘米的口子,还缝了几针。我?我倒是没伤到手,神伤了,一个酸性的含有大量弱碱的混悬液,怎么调ph灭菌之后都会变,我能咋样啊,除了扶额。拿出另外一台准备之后使用的仪器,却发现那东西不是想象的那种用法,又是我坚持要买的,一种不知道怎么说的感觉。

所以咯,不顺心的一周就这样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